Sunday, October 1, 2017

耳朵发炎的经历

9月30日,期待已久的聚会游。出发前的一星期妞的咳嗽有点严重,也跑了一趟医院验血照肺。有点犹豫是否应该/能带她一起出游,最后还是选择了带她一起去放松一下,见见小朋友们。聚会地是一间很广阔很漂亮的独立屋,屋外有片草地让她们跑,屋内也有一间小孩的游戏房,有不同的玩具给孩子们玩,大人小孩都能有各自的空间。

安置好东西休息了一会后,大家就步行到附近clubhouse的游泳池去玩水 (这是小孩们到步后就念念不断的要求)。周围的花草树木都很美,泳池也看起来高大上,还有个大大的小孩湿地游乐场,全部玩得不亦乐乎啊。不过这泳池的水倒是弄到我眼睛很不舒服。娜娜也在上岸的时候,耳朵进水了。教过她耳朵进水的话,就让她头弯进水的那边然后原地跳。本以为很快就会慢慢自己流出,那天晚上她也没特别不舒服,还玩了一整晚。

1号早上,妞8点爬起来,说肚子痛,擦了油,让她吃了块面包和药。突然开始哭得很厉害,说耳朵很痛很痛,就一直躺着沙发上哭。估计就是耳朵进水导致不舒服,知道需要去看医生了。她一直一直哭,一直一直只想躺着。情绪也来了,猜想为什么昨晚不会痛,是的,我有着莫名的愤怒感,也许... (这是因为,我不知道原来耳朵进水发炎,是真的真的真的很痛,对不起,妞,妈妈错了)

提早离开了去附近诊所看医生,过程很快,说里面红了发炎了,给了耳药水,也想给抗生素,但我有点排斥不放心,就让医生知道我们不能随便吃药,需要先问了她的医生。星期天,很难找到我们见过的医生,问着周围的朋友家人的经验,最后带她去了另一间医院的急诊,明白了耳朵一旦发炎,抗生素是必须的,而且需要更小心确认,里面到底那一层开始发炎。急诊医生很详细替她检查,两边耳朵也检查了,进水的耳朵里面看到耳粪有点大和硬导致进去的水无法排出,所以在里面发炎。换了我们的耳药水,给了抗生素(之前询问过我们医生她适合的抗生素),也让我给她paracetamol 止痛/退烧(嗯,她痛到发烧了)。

昨天一整天,她哭得很惨,看起来就是很痛很痛,也一直昏睡状态,到了旁晚,才稍微回复她先前的样子。医生说,耳朵发炎,她是会很头痛的。


本打算今天让她在家休息一天,但是她630就爬起来说睡醒了要去学校。平时不到720她都不爬起来,今天角色对调,她催我快点。(汗),不过,她今天看起来没昨天那么痛了。


ps:接受它,面对它,解决它,放下它

Monday, August 14, 2017

磨人的咳嗽

嗯,她咳嗽很久了,对,我知道,我真的知道,我已经翻遍所有的方法,还是这样,起起落落。这一次,我甚至还喂了她第一次的咳药水(天知道我挣扎了多久)

7月中做了个决定,替她转了学,孩子也感觉比较开心主动的要去新学校。很早之前身边的移植群前辈们都分享过,开始去学校将会是她们面对新考验的时候,所以多少都已经有了心里准备。真的,有点难熬,这些磨人的病菌把我们折磨得,有点忧郁。

需要时间,大家都说,等她身体适应后,会慢慢强壮起来。能做的就是观察,在什么情况下需要去医生那检验,都必须衡量。

ps:这次比起之前,她的情况起伏不定,偶尔也出现发烧,起起落落,我一直都很confuse,到底需要去急诊了吗?偶尔她还是一样蹦蹦跳跳,这次还伴有肚子痛,而且是特别痛的那种,那天把我们都吓了一番,急忙把她带去另一家医院做声超。

对于药物,不是我不给,是我不敢给,也衡量着她的情况和药物的副作用。最后给了一dose咳药水,让她睡个午觉。

希望她早日康复,也希望她能早日走过这段考研,变得坚强。

Thursday, July 6, 2017

新加坡复诊记

第N次的复诊,习惯性地把面子书当成了我记录她点滴的记事本。

这次回去复诊,她特别想去动物园,出发前的几天,就每天在说要去看animal。所以上网查看了sg zoo的资料,入场费很高,我开始有点想让她改变心意换去别的地方可以吗?但是想一想,她一直以来都只是从卡通或电视中看过动物,其实带她去动物园走走应该也蛮不错的,让她认识近距离观看动物。我自己也只去过动物园那么一次。就这样,把我5月手作和代购的钱都花在入场费了,也提早了我们的行程。4点启程,到达新加坡约9点,把行李安置好在亲人家就出发了。

新加坡的动物园在普日也蛮多人的,由于第一次去,所以在里面绕了个大圈,研究了很久地图。第一个见到的动物是魔鬼鱼,然后忘了名的猴子类,之后就走走看看,很多说不出名字的动物,有些我还第一次见呢。全程,娜娜都很兴奋的走走看看。当然也有些动物吓得她哭了,尤其是在昆虫系区。看了大象表演,边观看边心想着,大象们会否因为这些表演而被逼着每天排练呢。这次的入场门票包含了园内的游览车票,所以走累了就在车站等车坐,10点入场,到了1点左右娜娜就显倦态了。这次出门来不及带stroller,所以全程就只能轮流抱她(但爸爸抱比较多,因为现在的她对我来说真的比较难抱久了)。去到zone 4,这边有个儿童戏水区,原本累累的她开始兴奋地跑进去玩水了。幸好之前有被提醒说这边有得戏水,我带了她的衣服,但是忘记带爸爸的衣服了,结果爸爸就湿着身回。

如果明年有机会再带她重游动物园,务必要带上她的stroller,自备食物,泳衣,换洗衣物和shampoo,球鞋拖鞋(我好像夸张了些hor)。也希望明年还能再看见27岁的polar bear,希望它的健康能保持和被照顾好(老公说它看起来真的很老很吃力了)

之前的每一次进新加坡都是匆忙地准备复诊检验,第一次有机会放慢脚步去看看新加坡的美。

话说,这一次的复诊期,娜娜带着新考验,突然的肚子疼痛和一天的烧,到微泄,后来有点泛白的poo poo。心里会有起伏,但还是知道需要等检验结果才能知道情况。星期三检验结果出来,并没有那么坏,只是其中一个有被影响到高了一些,所以安全期间,两个星期后必须回去马大复验一次。这例常的安排,我好像都已经能预先想象了。

孩子,你已经做得很好了,继续加油,我相信你。也谢谢你,如此努力,我爱你!



Saturday, June 17, 2017

幼儿园与第二次手足口

我的小瓜终于上学校了,果然如我所料,这瓜完全没有分离焦虑(我应该开心还是伤心啊)。考虑了很久,5月尾的时候报名了我喜欢了很久的学社纸风车让她参加假期班。她非常非常开心地上了那4天的假期班,从一开始完全脱线没办法听老师指示的她,也在这几天内慢慢进步了。每天每天都是带着期待愉快的心情去学社。我真的很喜欢这自然的学社,我也知道娜娜也很喜欢。但是学额有限,很早已经满了,暂时只能参与假期班。而且家人们除了我老公,其他会比较希望娜娜读一般的读写幼儿园。只能等待机遇的到来吧。

在附近给她找了间幼儿园也报名了,让她上学最主要是希望她能学习跟其他小孩相处。这家幼儿园的环境我一眼就喜欢了,所以也没多加考虑的就报名,深怕没学额(因为一开始被告知已经满了,但说下说下,好像又可以)。靠近家的幼儿园也不是很多家,所以我选了这间看起来会比较整齐干净广阔的,消毒量体温也是每天进校前的指定程序。

虽然有某部分,让我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。但钱已付,给大家个机会,让她试试看读看看。6月5日,老师安排提前一个礼拜让她去熟悉环境。上学第一天,老师说她在跟其他小朋友玩的时候,有点粗鲁会动手推人。跟她谈了一下,也拜托老师多提醒她不能动手。第二天,请假一天带她去检查她的prolonged咳嗽。第三天,因为希望她暂时戒甜的,所以让她带便当去吃。接她回家时她哭了,老师说可能饿了(因为看到daycare小孩吃小点她也想吃)。老师说她今天没推人了。第四天,我在她小书包内多放了一盒小饼干。今天老师说她在看到daycare孩子吃小点的时候,她也想吃。所以老师就告诉她,因为没付daycare钱,所以不能吃。娜娜说她有钱,在书包,然后要去书包拿钱给老师。之后老师在书包找到小饼干,所以给她吃小饼干。第五天,老师说她今天跟位小男生fight。为了玩具,她不share,然后就fight了。最后老师收起了玩具,她就静静了。

星期六的下午,这妞突然全身烫烫发烧了。当时还在想着是不是因为在大太阳地下步行了一下中暑发烧了。到了晚上,38.9,做了全部能做的物理降温都没下过,她还吐了几次。看了普通医生,给了些退烧药和止吐药。回家后,询问认识的一位药剂师妈咪关于发烧的资料。当晚在39左右,给了她一剂参了橙汁的退烧药(不然她不吃)。整个过程她都如平常一样,吃喝正常也非常active。是在呕吐后,会比较不舒服,肚子会有点痛,和作呕让她有点辛苦。

星期日凌晨,她又吐了,身体头发都肮脏了,所以又替她冲凉了一次。把头发吹干换好衣服,她又睡回去。体温越38.3 。早上醒来后的一整天,就没再吐了,人也如平时一样active吃喝。虽然烧还是徘徊在38.3-38.9左右,但是因为她还是很active,我就继续monitor她。星期一那天,老公的朋友还带小孩还来家里跟她玩乐。

星期二凌晨,她的烧完全退下至37.3了。因为monitor她至深夜,星期二早上迟了起床去上学。在学校的时候,老师摸到她手心有点热,也发现手掌有些红点,把院长叫了出来确认。院长一来,“She look like she had HFMD la" 之后就说上个星期的时候,有位男童的弟弟(也是学生)中了HFMD所以请假,但是他哥哥没中所以就来上学了,结果他哥哥最后也是感染到了。但是娜娜的看起来好像是又好像不是,但是安全起见还是先带她回去看看。这样被院长提一提,回家后我立刻检查她全身,拍下照片send给我们的nurse询问。"Yup, It look like HFMD"

天!原来她的发烧原因,不是被小表妹传染也不是因为大太阳晒到,而是在学校感染了HFMD!之后,我就开始担心那天跟她玩在一起的姐弟们,娜娜的小表妹!院长说她们在假期的那3日已经消毒过学校。

来得突然的手足口,让原定在16号的新加坡年检被逼postponed到7月(因为不想感染到其他小孩)。跟学校请了一个礼拜的假期隔离,现在就在计算着隔离的天数。

这一次的手足口的symptoms比第一次mild很多很多,除了发烧和少许的红点,导致我没办法及早发现隔离。现在还在monitor着其他小孩,祈求不会被传染到。




Tuesday, April 18, 2017

Happy 3rd Liversary


第三年了!!!一个比生日更重要的日子!渐渐进入了一个安稳的阶段,6月也即将要开始去幼儿园上学了!(她特别期待,每天都说要去school)单因为选学校,我就犹豫了很久,我喜欢的也许不适合她,只能选择一些比较靠近和干净的。最重要她开心。

人家说,T2H3,以为4岁也许会比较定一点,怎么知道在她身上完全行不通阿。所以在此忽略了各式各样的大喊尖叫被气到无力绝望的点点滴滴吧。只能安慰自己,active比不active好吧。原谅自己的各式各样NG的举动,再屡战吧。

偶尔这样的日子走着走着,都有点忘记了以前的经历。把甜的记着,苦的就随它去吧~ 日子过得平淡而充实。很多时候我没说,别人到不知道我女儿原来有点不一样。(其实是一样的,只是比别人走的多走了一个uturn,ermmm,因为身边得知有个案例,有位孩子因这样的经历而被其他孩子boycott欺负,我很认真地在想着要如何教育她去面对这样的情况。但是,还是需要孩子自己去学习怎样自己坚强的面对吧。我想得太远了我知道。)

ps:这瓜的性格倒有点happy go lucky,也古惑的很,应该不会被欺负才对,到有点担心她去欺负人了---- STOP!OK !我想太多了!




Friday, October 28, 2016

2016的考验 - 水痘,手足口,rotavirus

接近2016的尾声,还在庆幸感恩着今年的健康,突然,来了些意料之外的罕客 ---- 水痘/手足口。从上一次让她痛苦了几天的病康复后,她的手突然多了些类似虫咬的痘痘。以为只是又可能被不知名的昆虫咬到了,但是突然越冒越多,感觉有点不对劲。拍了照问了人,再翻查些资料。有些说水痘,有些说手足口,我自己因为都没接触过,真的就分不清,但是很肯定地就是,需要很小心的处理。如果真的是水痘,对于没有打过水痘疫苗的她(而且又是个免疫压抑的孩子)是需要进院观察了和需要IV的antiviral药物了。

monitor了她,没发痒,没发烧,食欲一切正常,嘴巴里也没有ulcer,然后也有很多经历过手足口的说比较像是手足口,所以警戒性也放低了。把照片发给了护士(当时很晚,但是又担心可能是水痘),很感恩护士回复说像水痘,要去急诊。告诉自己要冷静,把该pack的都pack好,全丢上车,当时12点多。其实孩子的爸爸还生病中,孩子也才刚入眠,但因为护士那边也得到医生回复说像水痘需要迅速就医,没办法也需要赶去医院。就在这时候,车竟然------抛~锚~了。就只能等明天一早,也觉得她其实还可以在我的monitor范围(没发烧还一切正常)

终于挨到了星期天早上,赶去市场买了菜顺路叫了修车的来。回家匆忙地准备了些孩子的食物。到步急症大约11点,藏在角落等护士忙完告知是suspected chicken pox/hfmd。医生就来角落检查,说看起来是水痘,之后就让我们隔离在他们的休息间,等待他们质询是否需要留院还是可以回家吃药。11点等到1点多,才终于说进院和安排病房。孩子其实真的一切正常,active,只是如果是水痘,就会需要IV进acyclovir来帮助对抗chicken pox。在医院观察了几天,她一切良好也没发烧,身上也没有更多的rashes,所以可以回家改用口服的acyclovir。

星期三开开心心的办出院回家,结果星期四一早,她一醒来就吐了。之后的一天里就如之前一样,抱着肚子喊痛,其间又泻又吐,还是直喷式那种狂吐法。从8点monitor到6点,她的症状并没有越来越少/好,共泻了7次吐了5次,喝下的水跟吐出的有了很强烈的对比。还是把她抱了去急诊。

在急诊医生那边,孩子却没表现疼痛而且肯喝水,搞得我有点哭笑不得。医生看这样,觉得是一般的virus,没需要进院观察。但是我还是不放心,这些症状对于她们有时候可能代表了某些问题。那医生没有做任何检验的打算,只让我们留在那边观察2小时,看她是否还会吐和泻。等待的其间,她又痛地卷起来哭,我真的没办法做些什么。打了几个电话询问,也问了医生,最后医生说admit啦admit啦(他的语气就是这样)。最后也在孩子要被set line的时候,被请了出去。虽然有告知孩子是可以在我们抱着坐着的情况下,好好的让他们set。他还是坚持要用“他”的方式。(孩子,对不起,请你坚持多一下下)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终于他们肯做了个test,至少可以知道她身体的咨询,是否缺水。也能上去孩子gastro的病房内留院观察。gastro医生问诊的时候提醒了我,孩子今天除了呕吐泻肚之外,真的没怎么小过便!血报告说她有轻微的缺水,但身体的盐分还算是足够。终于在开始吊水后没多久,小了便,偏黄。所以那晚就keep着吊水观察。

今天醒来,她有比较好些,肯喝点奶(其实需要戒奶,但是因为昨晚没吐和泻,所以就给一些特薄的她喝)。比起昨天,今天明显有比较好,但是还是有泻。医生昨晚给了3个罐子装sample去检验,所以她泻了后,就立刻送去做检验了。大约1-2小时,护士走进来,说报告结果显示, 她中了---- Rotavirus。

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阿~ 查看了资料后,rotavirus的潜伏期是2天左右,应该就是在前几天的留院期间感染上的。这个疑惑到了出院前被进来的两个medical student解开了,确实!是在当时的病房楼层感染上没错!因为同一个ward里面,有一个rotavirus case。谜底揭开了,也确诊知道自己在面对着怎样的病毒。总比留在家里对着她瞎猜担心pek cek好吧。

在没有打过水痘疫苗,没有喝过rotavirus药水疫苗的情况下,被提早安排上战场。加油了!相信你!




Monday, October 17, 2016

生病记

3岁的她,偶尔有些小咳嗽伤风,但因为都经历过了,所以有经验去handle。每一次的发烧,难免都会有点小紧张,精神自自然然地会蹦起直至她退烧。话说,这一次,又得到了一次的新经历。类似是tonsilitis的症状,最令我头疼的是----------------她抗拒吃药!

如常的,孩子有点小咳嗽,但不碍事,仍然蹦蹦跳跳的。星期六(8.10.16)那天,孩子更度过了个开心的夜晚,认识了新朋友,也在爸爸同事的家玩得起劲。星期天凌晨4点,孩子转侧难眠一直哭闹,突然起身吐了个满床,但是呕吐物带有粘性的,所以应该是她的痰打扰了她。吐了后,她能睡了。星期天那天,她共吐了4次,很多吃都是一吃不久就全数吐出。感觉她肚子有风,胃口也越来越差,最后也变得没那么active,就只想要躺在床上睡觉。到了半夜,她仍然无法好睡,体温也越来越高直38左右。

星期一早上,带了她去马大挂急诊(忐忑地考量着是否应该去,她看起来还算有精神,但还是决定去检查,买个安心,因为她有发烧,肚子痛,呕吐,少许的泄[1次],和没胃口)。医生很仔细的检查后说她可能只是stomach upset而导致她发烧,让我注意给她补充水份。医生当时排除了是因为咳嗽而引起的呕吐,觉得应该是吃错了东西。也跟医生确认了她体重所应吃的发烧药量剂 (外面clinic让她吃5ml,其实根据她体重,她只需3.5ml)。回家继续monitor。

回家后,她开始越来越痛,发烧,耳朵痛,肚子痛,一整天都是哭闹中。可能因为耳朵很痛的关系,她不让我替她量温度。也拒绝吃发烧药,好不容易孩子的阿嘛才骗到她吃了一个dose(还是要把药参进ice cream里面,她也能够吃出)。烧还是持续着,这段期间我们是一直带她去冲凉,她的胃口也变得什么都说“不要”,一整天里吃得下的真的少得可怜。

星期二早上,我又在考量着是否应该带她再去马大私人看她的gastro医生,因为算起来烧并没有退下来而好像越来越高,她也看起来很痛很痛,那天急诊的时候也没有抽血检验。我还是觉得,她的烧可能不是因为肚子而引起的,因为吐就只是那天,而且也没泄。母亲的直觉,我还是带她去看了她的gastro。果然,Dr Ng 检查后发现颈部淋巴肿了,喉咙也有白点,耳朵里也红了。她..发...炎...了!抽了血,拿了Antibiotic。

3岁的她,开始有了自己的意见想法,对于医生给的药,她....完全.....抗拒到底!整屋子的人都在哄她跟她好好的说,甚至到我忍不住来强硬的,她都....抗拒到底!连带她自己每天在吃的抗排斥药她都因我的强逼而抗拒吃!那天我很生气很低落,在回家拿药物时忍不住哭了,觉得自己很失败,为什么会弄到如此的地步,孩子彻底的抗拒我。幸好的是,在我回家后,跟她阿嘛留在亲戚家的女儿肯吃她的抗排斥药了。那天晚上,我反复想,我应该如何做。“道歉”,恩,我先需要跟女儿好好地道个歉。然后再告诉她我为什么希望她吃药。

星期三,仍然抗拒吃发烧药物,所以antibiotic也不必想了。我很认真地告诉她,如果不吃药,就得靠你自己来打这场仗了,而且,如果还是无法康复的话,我们必须进院打针进药了。烧还是持续着,胃口还是没有,偶尔也会因疼痛而闹。重复着offer食物,好的话她会吃一两口,不然就整个都不要。然后一直抓她冲凉,穿单薄的。鼻涕呈黄色(infection的症状)。哄喝水(尿也有点黄,体热,不够水)。能让她多休息睡觉,就让她休息。

星期四,她的烧终于退了,身体不再那么热(37+左右),惟耳朵的温度还是比较高,因为发炎中的却会比较热吧。精神看起来也比较好了,中午的时候也肯吃下半碗的面。但还是需要继续monitor到完全康复。询问过了医生的意见,只要烧退了,应该还可以monitor(因为她不吃antibiotic,我也告知了我有standby如果需要进院IV Antibiotic)。看她好像比较好了,但胃口还一样不想吃,在朋友的邀约下(其实开个玩笑但朋友说可以),就在很晚的时候过去她家过夜了。女儿看到她的老友后,更加开心精神了。

星期五,可以说她完全没发烧了,看到朋友也玩得很开心。只是有些生病后遗症(因为她生病所以长辈们都让着她,来到姨姨家她以为别人都应该会让着她),结果被调教得好惨(完全文明的调教,而且妈妈在旁的)。胃口也因为跟朋友一起吃而,变好了!太太太,开心了! 只要她肯吃肯睡,对抗病菌的能力才会更好。

接下来的星期六日,她的胃口也回来得7788了,就只剩下些小咳嗽和痰,只要能吃,我就能在食材方面下手了。


加油吧!